“三驾马车”稳步健行 拉动经济回升向好

发布时间:2024-04-15 04:21:36 来源: sp20240415

原标题:“三驾马车”稳步健行 拉动经济回升向好

  本报记者 孟 珂 韩 昱

  过去一年,我国经济回升向好,高质量发展扎实推进。乘势而上开启新征程,进入2024年,我国经济将如何开局起步?又将有哪些亮点和发力点?《证券日报》记者采访了八位首席经济学家解读,以期廓清迷雾,辨明方向。

  消费:

  恢复基础将不断巩固

  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2023年11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42505亿元,同比增长10.1%,增速比10月份加快2.5个百分点。11月份消费市场数据透露出国内需求恢复的良好态势。

  对于2024年消费情况,兴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王涵表示:“2023年消费已经得到较为明显的修复,2024年高端消费、跨境消费将有望进一步提升消费的能级。”

  在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温彬看来,2024年在居民收入、消费意愿逐步向好的趋势下,叠加促消费政策继续发力,消费恢复基础将不断巩固,有助于消费企稳。

  温彬表示,具体看将有三方面促进因素,一是居民消费能力改善。随着就业优先政策进一步强化和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加快,就业形势持续好转、居民收入稳步提升。同时,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标准提高、存量房贷利率下调等政策持续显效,预计将继续支持扩大居民收入,提升消费能力。二是居民消费意愿提升。从居民存款和贷款增速差来看,2023年呈收窄态势,显示居民超额储蓄倾向有所下降。三是促消费政策将会进一步加力。预计各部门、各地区会牢牢把握消费这个战略基点,继续出台政策措施,充分释放出消费潜力。

  从刚刚过去的元旦假期看,国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赵伟表示,元旦假期旅游和消费显著改善,出行人口年轻化带动假期主题旅游兴起,蕴藏新消费契机。

  英大证券公司首席宏观经济学家郑后成预计,2024年一季度,PPI同比与CPI同比大概率均位于低位,叠加2023年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位于相对高位的背景下,2024年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累计同比增速可能不会太高。

  提振消费应如何发力?粤开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罗志恒认为,我国经济正从外需驱动转向内需驱动、从投资驱动转向消费驱动,而促进消费需要解决居民消费能力不足和消费意愿不强这两个关键问题,尤其在居民信心不足情况下,对中低收入人群发放现金补贴有利于提高消费能力;通过财政支出向医疗、教育和养老等公共消费领域倾斜,有利于解决居民后顾之忧,提高居民消费意愿。

  “中长期来看,要从根本上解决消费不振的问题,需要在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加快构建公共服务体系、引导中长期消费升级、完善社会保障体系等方面着力。”罗志恒进一步表示。

  投资:

  制造业投资回升动能增强

  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2023年前11个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2.9%,增速与前10个月持平。其中,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6.3%;高技术产业投资同比增长10.5%,体现新动能持续成长,高技术产业投资增势良好。

  温彬预计,2024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或在5%左右,其中,基建投资同比增长5%左右,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7%左右。

  “随着库存周期扰动的消失,企业信心逐步恢复,也将带动产业投资的回暖。”王涵说。

  对于细分领域,专家认为,制造业或成为2024年投资亮点。赵伟认为,2023年,制造业投资较快增长,有力支撑经济复苏,其表现偏强,主要受中游设备制造业支撑,以及产业政策“供给驱动”。而2024年政策支持力度或持续提升,利好相关行业资本开支。

  “‘需求弱、价格低、库存高、利润降’等不利因素有望同步改善,预计2024年制造业投资增速有望回升至7%左右。”温彬分析称,从基本面看,制造业投资有回升动能。从政策面看,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过程中,高端制造、智能制造、绿色转型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具备长期投资潜力。可以预见,未来较长一段时期内,对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政策支持力度将有增无减。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到,“落实好结构性减税降费政策,重点支持科技创新和制造业发展”“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科技创新、绿色转型、普惠小微、数字经济等方面的支持力度”。中航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董忠云认为,这体现科技创新和高端制造领域将吸引更多财政和金融资源的聚集,从而呈现出更强的增长性,资本市场相关投资机会值得重点挖掘。

  出口:

  预计增速回正

  2023年11月份出口额结束了六个月下降态势,外贸形势总体在改善。温彬预计,2024年出口增速或转正至3%,外需对出口的拖累将有所缓解。

  温彬表示,2024年全球经济增速预计将略有所回落,但贸易形势仍有乐观理由。其中,主要发达国家在抗通胀取得成效之后,政策目标将让位于稳增长,降息启动后,利率敏感型行业将企稳反弹。同时,美国库存周期已经触底,2024年有望波动回升,带动我国出口边际改善。

  王涵认为,美欧经济增速差异收窄,叠加美联储加息周期结束,意味着美元在2024年整体将保持弱势。美元的走弱有助全球需求的复苏,比如欧元区、新兴市场等以美元计的购买力将因为弱美元而得到恢复,这对中国出口将带来正面影响。

  温彬认为,出口市占率有望保持稳定、出口价格将企稳回升也将成为出口支撑因素。一方面,我国继续巩固、拓展外贸“朋友圈”,有助于2024年出口市占率保持稳定;另一方面,当前美联储降息提上日程,人民币升值态势初现,相关行业进入主动补库存周期,大宗商品价格易涨难跌,国内PPI有望继续回升,预计2024年出口价格或将步入上行通道,对出口额由拖累转向支撑。

  “我国出口贸易正在面临产业的升级,经济附加值在不断提升。”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举例称,我国汽车出口特别是新能源汽车提升了出口产品的附加值。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加快培育外贸新动能,巩固外贸外资基本盘,拓展中间品贸易、服务贸易、数字贸易、跨境电商出口”。

  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认为,培育外贸新动能的必要性不断增强。具体来看,拓展中间品贸易、加强服务贸易的对外开放,发挥以数字贸易为代表的服务贸易竞争力成为培育外贸新动能、巩固外贸基本盘的关键。

  在对“三驾马车”均较乐观的预期下,杨德龙表示,2024年A股和港股有望发动一轮牛市行情。一方面,政策力度会继续加大,2024年的经济复苏的预期增强,投资、消费、出口都有望出现进一步改善,同时,金融对房地产的支持力度也会进一步加大;另一方面,人民币汇率在美联储进入降息周期的时候或会出现强劲回升,现在市场预期美联储2024年可能降息三次,这会推动人民币升值。

(责编:罗知之、陈键)